X

新日股份IPO:毛利不足20% 兩子公司曾涉環保問題

20170123093548233.jpg

繼雅迪電動車于2016年赴港上市后,1月13日,新日股份出現在證監會公布的預先披露名單中。

招股書顯示,主營電動自行車的新日股份,在張崇舜夫婦的治下,資產規模迅速壯大。但隨著電動自行車行業增長瓶頸的來臨,新日股份業績增長乏力,營收出現逐年下滑的現象。

北京、廣州等一二線城市對電動自行車的限行,也對新日股份銷售額產生一定影響。不過,新日股份更大的“戰場”并不在一二線城市,截至2016年9月末,公司擁有1446家經銷商,主要集中于縣域市場。

在縣域市場,電動自行車競爭異常激烈,因此,行業毛利率并不高。新日股份在報告期內毛利率均不足20%。

針對新日股份業績增長乏力、限行等問題,1月20日,新京報記者將相關問題發至招股書中披露的公司郵箱,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主業遭遇業績增長“瓶頸”

截至2016年9月,張崇舜和陳玉英夫婦掌舵的新日股份資產總額已達14.62億元。

1999年,張崇舜和陳玉英成立北京新日,注冊資本100萬元,主營業務為電動自行車的生產與銷售。同年,北京新日無錫分公司成立。

2006年,張崇舜、陳玉英和趙學忠分別以現金出資2093萬元、448.5萬元和448.5萬元,注冊成立天津新日。

一年之后,張崇舜夫婦等人在江蘇成立新日股份。新日股份成立后,開始對旗下資產進行整合和收購。

通過不斷的收購與出售,新日股份主業對電動自行車更為專注。2013年至2016年1-9月,新日股份主營業務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98.63%、97.83%、96.51%和96.88%。

中國自行車協會公布的數據顯示,國內電動自行車從2014年起進入拐點,2014年產量同比下降3.9%,2015年下降8.27%。

行業的發展放緩,對公司業績造成了較大影響。2013年、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前9月,新日股份營收分別為24.52億元、25.71億元、23.12億元和15.47億元。同時,公司2013年、2014年歸屬凈利潤分別為7316.81萬元和4257.65萬元,同比下降約42%。2015年歸屬凈利潤為5515.48萬元,不及2013年的水平。

新日股份解釋稱,未來電動自行車產量合理控制將是行業發展的新常態,量的增長將逐步讓位于質的提高。

“如果未來宏觀經濟景氣度持續下行,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長持續放緩以及行業競爭的持續加劇,將使公司面臨較大的經營壓力。”新日股份在風險提示中稱。

“限行”城市銷售額下滑

近年來,一些城市在劃定區域、路段、時段,對電動自行車采取限制通行或者禁止通行的措施,這也影響了新日在這些城市的業績。

比如,2016年4月北京市宣布,對長安街、正義路等路段禁止電動自行車通行。

同年,廈門針對《廈門經濟特區電動自行車管理若干規定(草案)》提交審議,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根據道路和交通流量的情況,規定限制、禁止電動自行車通行的時段、路段、區域。此外,對電動自行車限行的城市還有廣州、深圳、珠海、東莞、福州等。

電動自行車的限行,對廠商也產生了一定影響。新日股份招股書顯示,2016年前三季度,在深圳的銷售金額為228.73萬元,不及2015年銷售額520.7萬元的一半;同期在廣州,新日股份銷售額114.91萬元,不及2015年271.19萬元的一半。

此外,新日股份2016年前三季度在北京、福州、東莞的銷售,均比2015年出現大幅縮水。在上述限行城市中,只有廈門銷售額在增長。

報告期內,新日股份對上述城市的總銷售金額及占當期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3.72%、4.14%、4.90%和5.12%,對經營業績影響較小。“若限行城市進一步增加或限行政策進一步嚴厲,會對公司的業績造成一定的影響。”新日股份稱。

渠道下沉致毛利降低

與在一二線城市銷售金額較少相反,新日股份在縣域市場進行重點布局。新日股份在招股書中稱,截至2016年9月末,公司擁有1446家經銷商,集中于縣域市場。

另一家在香港上市的電動自行車公司雅迪控股,也采取渠道下沉方式,擁有大量經銷商。其聆訊資料集顯示,截至2015年12月31日,雅迪在國內擁有超過1700名分銷商及其下屬子分銷商所組成的全國銷售及分銷網絡。

招股書稱,目前,新日股份產品主要由各生產基地發出,生產基地主要布局在無錫、天津、襄陽和東莞,而經銷商主要分布于縣域市場,物流相對欠發達,從而會影響產品的交付速度以及進一步開發鄉鎮經銷商。

電動自行車從業人士李哲(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電動自行車行業大多采用經銷模式,從廠家到銷售終端,一般有兩到三級經銷代理,通常是工廠把貨批給省代或者大區代理,進而分配到城市級代理,再由其分給店鋪。“我之前看到一部電動自行車售價是1600元,出廠價在1020元左右。”

新日股份也在招股書中表示,經銷商的人、財、物均獨立于公司,其經營計劃受個體發展目標和風險偏好影響較大,可能會對公司效益、品牌形象和未來發展造成不利影響。

新京報記者發現,電動自行車生產商毛利率不高。新日股份自2013年以來,各年主營業務毛利率均不足20%,同期,雅迪控股毛利率也只有在2016年上半年觸及20%,其余年份均在20%以下。

李哲認為,目前大多廠商對電動自行車產品體系的理解僅僅是一個普通的貨物,用戶只覺得是一個簡單的交通工具。兩者循環起來之后,就會形成一種經濟條件不好的群體在使用的交通工具的心態。

“所以,大家都喜歡往低價做,來搶占‘窮人’的市場,這樣就會把產品越做越爛。”李哲說。

新京報記者發現,新日股份在研發投入上相對較高,從2013年到2016年前三季度,分別投入了7938.31萬元、13256.16萬元、9812.97萬元、7356.99萬元,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3.19%、5.05%、4.10%、4.61%。

子公司曾因環境問題被處罰

新京報記者發現,新日股份子公司在環境問題上,也遭到過一些處罰。

招股書顯示,2014年8月,新日股份子公司天津新日因超標排放污水,被天津市濱海新區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局處???350元。2015年4月27日,因天津新日廠界下風向排放的廢氣中惡臭排放濃度(無量綱)最高監測數值超過《大氣污染物綜合排放標準》,天津市濱海新區環保局對其處罰4萬元。

除了在環境問題上存在違規行為外,工商信息顯示,天津新日在2015年7月9日,未按規定的期限公示年度報告,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信息,在一個月之后,被移出經營異常名錄。

此外,曾作為新日股份子公司、現為張崇舜夫婦實際控制的河南三麗,在環境影響評價文件未經批準的情況下,于2012年7月擅自開工建設年產500萬千伏安時硅膠體鉛蓄電池項目,違反了相關法規,河南省環境?;ぬ柙鵒鍆V菇ㄉ韜透璺??萬元的行政處罰。

在出現環境問題后,新日股份稱,上述公司此后通過整改均符合環保要求。

新京報記者發現,新日股份近年來在環保費用上波動較大。報告期內,公司環保支出金額分別為267.25萬元、1149.46萬元、520.21萬元、189.16萬元。

針對新日股份業績增長乏力、限行等問題,1月20日,新京報記者致電新日股份,電話接通后無人應答,同日,記者將相關問題發至招股書中披露的公司郵箱,截至發稿,未獲回復。